潘晓川琴神试听有感

2019-11-29


曲中有四象   脉和病乃安

——潘晓川《琴神》试听有感

名医潘晓川与作者合影.jpg


李阳   谨记


十月二十日,我清晨四点起床,赶乘德累斯顿到法兰克福的第一趟航班,去拜会远来讲学的潘晓川大夫。只为倾听,他刚刚录制完毕的古筝调脉曲《琴神》。


音乐之都传佳话


潘老此行,是应维也纳联合国中文会邀请,做《医起天文由道而术》专门讲座。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杨大助亲自接待并主持了会议。

其间,潘老应邀出席了世界传统医学音乐疗法会议,现场演示《琴神》调脉,参会的音乐疗法师们惊为天人。须知西方音乐疗法体系,多停留在单音及和弦的应用,敲敲铜锣、颂鉢,或以竖琴奏些感人的乐曲,像潘老这样以五行生演作曲,实属罕见。在场的奥地利官员当即力邀潘老,在维也纳音乐学院开课,专门教授古筝作曲调脉之法。

我和法兰的陈敏大夫一听都觉得,这是一件美事,力劝潘老应允。他想了想说:“一个老中医,跑到维也纳音乐学院开音乐课,成什么话?舍不得先教洋人啊。”


筝瑟有缘两相和


我少记事,梦中常闻佳音。澄明之时,尝觉体内淙淙清音流转,惜不能一一记取。后有机缘,专门与留德声乐教育家顾林雁学习听音记谱,方能渐渐将所闻记述成曲。

此前与潘老尚未谋面,只在网上交流琴曲——他弹筝,我弹一种德制的二十五弦和音小瑟。他的筝音与别不同,古朴浑厚,大有古风,不似今人用筝之急躁浮华。这不止出于他独特的定弦定调和技法,更源于其心境。

当我刚刚成立五音共研群时,他惠赠《转中》一曲试听,竟颇似我梦中常闻之樂。凝神听之,只觉筝音声声将我穿透,从内而外,层层升华,汗出于表。后来才知,潘老称此为气化反应,已有不少同好听出此趣。

寒暄即毕,潘老拿出《琴神》课件给我看,先给我讲神农五弦琴上二十五音如何取法,又告诉我他参照《辅行诀》调配樂药,即用乐音配伍君臣佐使之法。我们讨论了医用古筝的定调,用弦。《转中》已有幸听闻,他又拿出刚录好的《青龙》,《白虎》,《朱雀》,《玄武》四曲与我同品。


周天流转五音具


《青龙》,水生木也,其曲蜿蜒而上,崩土裂石,直达天目。

《朱雀》,木生火也,其意冉冉升腾,心血离其本原,上潮而汗蒸。

《白虎》,土生金也,涔涔如降白露,一曲而霜凝叶落,金玉显形。

《玄武》,金生水也,行音如深水回旋,沉之又沉,复归其根。


如是,像天有四象廿八星宿,人随音转十二正经。即便毫无根基之人,只要侧耳凝听,也可有缘随此五韵转大周天。经水巡行一旦融洽,其脉必平而忧患势去。这就是潘老独创的五音调脉去疾妙法,其号“琴神”。其中,脉象,既是甄音的依据,又是验证五音治疗效果的准绳,非耳提面命不能了解。

我深知今日所见所闻,乃潘老一生心血所凝,几欲起身下拜,潘老却而不受。他说,一起研究喜欢的事情,不必拘泥师徒之礼,竟然将我引为知音。


手捧传书谢深恩


临了,潘老拿出《针灵》、《药精》二书几经修改后的定稿,委托我编辑出版。我受之欲泣。只有我明白,真正做学问之人,书稿即是一生心血,每有所得,必反复修缮,最后所成,实是数十年修炼之结丹。而坊间那些读书、甚至盗书的人,可知读到这样一本书,正是福缘深厚,有如盗了前人所淬的金丹?

当年我创立德国华育出版社,本是为了印行拙作之便,后来机缘来到,也为师友们出版一些著作。加拿大五音堂琴医郭原与其师顾泽长合著《五音之谜》、著名经络科学家繆强教授《经络从生物波到细胞》、王莉教授《郭林新气功》德语版、卢建波道长《不生病的道理》三部曲、国学大家田舍之和德国汉字爷爷海恩茨《根汉字》...... 每当我接过一部书稿,眼前所见,俱是作者一生精粹,凝结于文字之中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,其分量之重,托付之深。这些奇缘,我视之为前生累世的师长,嘱托之下,每必数校其稿,不敢轻慢。



促膝长谈,不觉白日尽。我乘车返回德累斯顿乡下的住家,潘老则由陈敏大夫相送,翌日从法兰机场返航。


夜幕低垂,残月笼橙辉。

高山流水,何日再见知音?


李陽,雲南大理人。學者,詞曲作家。德国华育出版社主笔。微信VCL-Li

潘老授课信息,请参见煌普中医主页



share